往返月球

再也没有

【雷卡/七夕】崽

*虽然很违和,但是是听着这首歌写的点我听歌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歌。
*abo设定有雷卡两个人的崽(真·崽)出没啊!!!!!!!!!!注意啊是真的生了个孩子出来啊?????注意避雷啊注意避雷啊注意避雷啊!!!!!!
*前段时间在外修行,带小孩带的魔怔了的产物()所以迟了这么多天也硬着头皮说是七夕贺文()实际上和七夕也没什么关系()
*黑道雷x社会卡,已婚ao,ooc注意。很沙雕,炫酷的双黑道abo被我写成平平淡淡才是真。bug特别多。
*很可能引起严重不适,很可能引起严重不适,很可能引起严重不适。




天知道老天爷为什么把2018年的七夕安排在星期五。

雷狮咬着烟跟一群打着蒲扇摇着烟斗的老大爷们挤在某不明建筑物的大门前,愣是abo世界里赐予alpha强大的力量也奈何不了L市的酷暑,雷狮在湿透的衣料紧贴下露出腹肌漂亮的线条。

他啧了一声,一边看表一边拉开了领带,心里想着家里那位omega也是心思缜密到了极点。

卡米尔认真的时候格外的好看,那双深蓝色的眼眸把冷静和理智一点点沉淀在里面,又因为面对的是恋人而带上些温柔的色调,认真的给认真的看着自己的雷狮打领带。

连在玄关处承受alpha孩子般无理取闹的分别热吻时也能把他的西装领带打的……雷狮的词汇量突然不够用了,想了半天憋出一个“人模狗样”来。

跟电视剧里一样,黑帮老大开重要会议时总要穿的酷炫一点好镇住手下一帮恶犬。雷狮垂眸,他想起omega一大早受生物钟影响,顶着被咬的红肿的腺体从床上爬起来喊大哥起床,中途毅然拒绝了和雷狮一起赖床。

他清楚的知道卡米尔对付赖床和手下的手腕有多灵活,在看到审问室里卡米尔一把扯住组织内部叛徒的衣领时露出的眼神后,雷狮暗自决定主动坦白在家中藏酒的真相。

他的堂弟兼小男友能瞬间撂倒组织里那群肌肉男,看上去乖巧清秀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年,力气却能大到拧断敌方的手来抢枪。

卡米尔骨子里像极了他,倔强的要命。记忆里一次弹尽粮绝在坍塌的地下等死,小狼崽子难得乖顺喝下了仅剩不多的淡水,却猛地把没反应过来的雷狮扑到地上,在接吻里舌头把水尽数推给他。

后来卡米尔失血过多加上高烧不退,没等到支援就快不行了,在雷狮的吼声里被推上了迟来的救护车。

手术台上卡米尔心脏停了几秒。

被打晕护工们冲进来的雷狮给骂回来了。

雷狮看着烟灰慢慢落在地上,思绪猛地被不明建筑物里响起的诡异铃声给打断,拉回了L市的酷暑里。跟一群老大爷们一起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掐灭了烟扑淡身上的烟味,紧盯着那扇大门。

一串雷狮和卡米尔小时候都不听的老土到极点的儿歌之后,一大群戴着橙色圆帽子的小孩子迈着小短腿颠颠颠跑了出来,方才吸烟骂人的大爷们不约而同露出了慈祥的微笑牵起各自孙子孙女的手,在炎热的夏天里去给小家伙们买上喜欢吃的冰棒,还要提醒他们不要告诉爸爸妈妈。

从人群里兴奋的蹦出来的一个小姑娘是两三岁的模样,咧着嘴一把扯下小圆帽,怀里抱着教室里用牛奶盒做的小船,不知道要向谁邀功。却在看到一脸嫌弃的雷狮后照镜子一样露出了如出一辙的表情,怄嘟嘟的眯起了右眼:“爸爸呐?”

“他忙着呢。”雷狮也同样摆出了家族遗传的大小眼:“翻脸比你爸爸翻书还快啊,闺女。”



几年前的二月。

电话那端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没完没了的让雷狮想起某年跟卡米尔流浪到欧洲某国的教堂时,听的一场钢琴曲。

一曲末,在最后跳着清脆的旋律,和着窗外白鸽扑哧哧的振翅,有修女们合唱最后的尾音。莫名的让人产生困意,他们坐在有些旧了的教堂长椅上,雷狮把头靠在恋人的肩上,隔着薄薄的卡其色外套感受着彼此的体温。最后几个音符像是崩掉了的珍珠纽扣清脆的掉在地上来回滚动,最后归于一片毫无波澜的寂静之中。

他们侧了侧脸,毫不顾忌的相吻。戴着两个简单的银指环的两只手在膝上十指相扣。

电话这端的雷狮正带着一群豺狼般不怀好心的手下在遥远的北国,未消融的大雪覆盖了街道和电话亭。他知道此时那群暗中潜伏的野狼们正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公寓里桌上的咖啡下着毒,却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到电话亭给卡米尔打了个电话。

那年组织里风雨招摇,四面楚歌之际,雷狮和卡米尔腹背受敌。他们被迫分隔两地,各自面对夹杂着血腥味的雨雪。

“大哥。”一通难得的电话到了尾声,两人的语气都忍不住带上了思念的意味。卡米尔咳嗽了几声,雷狮立刻发现他有掩盖不住的疲倦。

直到接下来的断断续续的敲击暗语,一点一点拼凑出了雷狮难得茫然的神情,瞳孔微微缩小,视野变得模糊,耳膜里鼓动着剧烈的心跳,血液流过耳朵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电话那端每一下敲击都重重砸在心上,确认了心中的猜想——

他想要开口,通话时间却突兀的结束,话筒里传来冗长的忙音,只有一股迟到的、纯粹的、难以抑制的感情长时间的扎根心底,眼睛有泛酸的冲动,

“大哥,”卡米尔敲奏出的、属于他们的敲击密码久久回荡在耳边,“我怀孕了。”


在雷某人知道自己当爹之后的第七个月,情况终于转晴,事情慢慢跟那场钢琴曲一样归于平静。雷狮在登上回家的飞机前摸了摸刚剃完胡子的下巴,莫名的产生了危机感。

据他本人所说,卡米尔肚子里的玩意特别会挑时间,雷狮刚下飞机一开机就看到帕洛斯发的信息,说老大你家崽等不及就提前了,卡米尔刚进手术室。

真是特别会挑时间。雷某人皱着眉驱走袭来的积攒了七个月的困意,马不停蹄赶去医院,车在路上又特别巧的碰上了交通事故大塞车,一路吃尾气,几乎是踏着黎明的光顶着两个黑眼圈赶到了医院。

雷狮一路狂奔到手术室前扶着墙气喘时,他女儿刚好被护士抱出来。那群组织里被卡米尔揍的心服口服的肌肉壮汉泪流满面拥上前去,佩利还拎着一大袋在手术室前等候时吃完的肉骨头,一把推雷狮上前:“老大你快去看啊!!!”

这群满臂纹身的黑社会alpha挤在通道里忍着吸烟的欲望收敛信息素,就为了等他雷狮的前世情人出来,该吓坏了多少护士。雷狮匆匆瞥了一眼那一团棉花状的小生命,就略过他去看虚脱的卡米尔。

omega那时的声音因为体力的消耗,夹杂了小时候软软的感觉,看到许久不见的雷狮轻轻喊了声大哥,鼻尖笼罩着两人融合起来的信息素。“累了?”雷狮俯下身去,“长大了揍她。”

自此,前世情人开启了他的半生噩梦。给卡米尔削苹果时,雷狮猛地悟了登机前莫名的危机感。



大概是随了卡米尔,小家伙皮肤特别白,揉起来一样有种布丁的感觉,眸色却和雷狮一样是鸢尾紫。当然据卡米尔所说,“她性格也像大哥。”卡米尔一脸无奈的追上吧嗒吧嗒掉眼泪往反方向走的小家伙,深吸一口气把她抱起来:“只要不抱就会往反方向走,连话都说不清楚就会跟大哥一样耍无赖。”

雷狮想起卡米尔这句名言般的判断嘶了一声,在布丁崽冷漠的眼神里给她系好了安全带:“别这么看着我,你爸爸他现在没空不能来接你。”连坐上驾驶座时都感觉到后背被盯的发毛:“……我带你去找他行不?”

不愧是结合了两种难搞方式的布丁崽,她面无表情的时候像极了小时候的卡米尔,开口露出虎牙时却又变成了雷狮幼年那副孩子王的脸:“要甜的呢。”

“行行行。”雷狮的头一下肿的两个大,一边低声吐槽“长大了跟你爸一样蛀牙”一边踩下了油门,果然在内后视镜里看到她不服气的鬼脸。

自几年前那场风波后,这几年过的都算平静,除了偶尔开两次要穿西装的会议外,平日里最大的“意外”就是坐在后排的布丁崽。

躲猫猫技术强到雷狮怀疑卡米尔把做任务时的潜伏能力遗传给了她,刚会走路就会搬凳子够卡米尔桌上的薄荷糖果……雷狮在路上给她买了一小包手指饼干,小姑娘开心的鼓着腮帮子,还很拍马屁的夸了一声“爹爹开车好厉害鸭”。

想到马上要看到自家omega诧异的表情心情自然不会差,雷狮笑着诶了一声,弄出音乐给后排的小姑娘听。没有布丁崽之前车上都是雷狮听的英文歌和卡米尔的纯音乐,现在都腾出空间来下载魔性的儿歌。

作为雷狮的伴侣也是左右手,今天的卡米尔也很忙,要不然也不会让雷狮这种市区开车生猛异常的老司机去接女儿。

布丁崽真的是个很会挑时间的人,刚过红绿灯就看到卡米尔和帕洛斯从有隐蔽的地下入口的巷子里拐出来,正把手机贴到耳边。不出雷狮所料自己的手机一秒后响起了铃声,他低声笑着驱车靠近,同时单手接通了电话。

他堵住了omega的去路,摇下车窗,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卡米尔面前和耳边的电话里同时响着。雷狮摘下了墨镜,露出富有侵略性的犬牙:“七夕快乐啊卡米尔老大,”后面那句话压低了声音,性感的要命,“我缴械投降。”



在雷家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过过每年都有的七夕。那时雷狮还不是叱咤风云的黑帮头子,卡米尔说话还跟现在的布丁崽一样口齿不清,含含糊糊的带着奶气。

当然不常开口说话,自幼便情绪内敛的孩子加上本就敏感的出身,在同龄的孩子中免不了要被排斥。

雷狮第一次见到卡米尔时就是雷家那个深深的走廊里,恰逢七夕的夏日,除了他们走廊空无一人,脚步与说话声都带起空荡的回音。四岁的卡米尔虽然瘦小,脸倒是鼓起来像布丁一样,一双澄澈的蓝眼睛湿漉漉的隐约泛红,小拳头攥起来忍着不哭。

雷狮还是孩子王的雷狮,彼时也是双手背在脑后吊儿郎当的走过,嘴里还含着片薄荷。卡米尔不管小时候还是现在颜值都非常在线,那时更是漂亮的像个瓷娃娃,又有着一双异于其他雷家血脉的深蓝色眼睛。此时小家伙在走廊里憋着眼泪,十有八九是被罚在这里的。

哪有雷狮不对感兴趣的人下手的道理。他当即眉毛一挑就去抓这小家伙的下巴,恶劣的想要看清楚瓷娃娃即将哭出来的表情。一定软的不行,光是看着就想让人欺负。雷狮这个恶趣味的想法还没完整的出来,就被硬生生的打断了。

这个软绵绵的瓷娃娃看着他靠近的手浑身打了个哆嗦,本就含着几颗圆滚滚的泪珠,这么一刺激就往下扑哧哧的滚。已经哭出来的模样,刹那间却露出冰冷到极点的眼神,被罚的双手双脚都不给动,居然张嘴就咬住了雷狮伸过来的手。

小孩子的咬合力还是相当惊人的。于是孩子王被咬的差点叫出来,嘶着冷气让这个表里不一的瓷娃娃松口,没想到咬的更深,活像一只凶巴巴的小狼崽子。明明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滚,鼓起布丁一样软乎乎的腮帮子,深蓝色的眼眸却死死的盯着他,透露出不符合年龄的敌意,就像冬夜的海水夺走落水人的呼吸和温度。

那年夏日午后的阳光从一边的窗户倾泻进来,暖洋洋的把初见的他们裹在里边。不知道过了多久小狼崽才送开口,把脑袋撇到一边鼓着腮帮子生气。雷狮抽着冷气看他那只被咬的通红的手,却因为被挑起了巨大的兴趣而咧开嘴角,抽出嘴里的那片薄荷塞到小狼崽嘴里:“——你叫什么名字啊?”

雷狮被扔过来的啤酒打断了回忆,那只一见面就狠狠咬了他一口的小狼崽子现在已经成了他的omega,刚刚在铺满星空墙纸、有海盗船玩具的儿童卧室里哄睡了玩了一天累坏了的布丁崽。

“累了?”雷狮好心情的露出犬牙,单手开了那罐啤酒,把卡米尔搂在一边的沙发上,卡米尔却面无表情的替他说出了下一句话:“长大了大哥揍她?”

“谁敢揍你的宝贝女儿啊。”雷狮笑起来环住omega的腰,抓住卡米尔的一只手在掌心轻轻啃了一口:“喏,就这样。我们过的第一个七夕你就是这么啃了我一口,狼崽似的,嘶——”

“谁让大哥想这样对我。”卡米尔弯起嘴角顺势用那只被啃过的手挑起了雷狮的下巴。他跟雷狮呆久了,坏笑也学到了精髓,带着几分雷狮一样的邪气。“还往我嘴里塞了片咬过的薄荷。”

“所以说早就对你图谋不轨了,”雷狮很配合的微微扬起下巴,眯起眼,“所以你的信息素才是薄荷味啊。这么好闻,还不是要多谢我。”

“…我可没给大哥灌过自己喝过的啤酒。”

“你灌过。不是啤酒而已,之前你心跳都停了的那次。”雷狮啧了声,“还好你听话,被我骂回来了。”

“我不回来怎么对得起大哥砸晕这么多人…”卡米尔突然把雷狮的啤酒抢过来灌了一口,在后面的接吻里舌头尽数推给他。雷狮被他逗的哭笑不得,又因为omega难得的主动勾起嘴角把啤酒味的信息素放出来。窗外的月光软软的把沙发上两个人裹起来,邻居家若有若无的钢琴音再一次把两人带回了旧教堂里的回忆。

他们看着彼此眼眸中自己的轮廓,两种交织在一起的信息素萦绕在鼻尖,舌上还有啤酒的微涩和甜。戴着银戒指的两只手十指相扣,感受着对方指尖源源不断传来的温度。

钢琴曲的最后跳着清脆的旋律,隐约听见隔壁屋里小姑娘的梦呓,桌上的啤酒罐和牛奶盒做的海盗船靠在一起。

“七夕快乐,大哥。”卡米尔深吸一口气,跟雷狮碰着额头。钢琴曲归于一片毫无波澜的寂静,他们跟很多年前一样毫不顾忌的相吻。

“七夕快乐。”湿漉漉的吻中,雷狮如是说道。

-完-
——————感谢阅读。
为什么这么刺激的设定能被我写成平平淡淡才是真的感觉,淦。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迟到了这么多天还说是七夕贺文对不起!!!!!迟到的说七夕快乐!!!
草,快开学了发现作业一大堆没有做()暑假周更计划达成惹!下周要去军训随意随缘产出极易咕咕(所以我为什么读了个三年都要军训的学校啊!!!!!!)开学后很忙很忙很忙更新成谜对不起💦💦💦
一篇bug极多的垃圾,对不起。


评论(2)

热度(115)